全国资讯热线

0‍591-83320109


你是如何看待乱伦行为和想法的?

浏览数:411 

美幻说:“我咨询一下,你有乱伦幻想吗?”

你说:“你认为真想很不道德吗?”

美幻说:“是啊。”

你说:“你是一个道德感很强烈的人,你会因为自己偶尔地念头就很吃惊,并很严厉地谴责自己?”

美幻说:“是的。”

你说:“结果却是“事与愿违”,然否?”

美幻说:“乱伦幻想好不好呢?”

你说:“看你如何待了。”

美幻说:“正常吗?”

你说:“偶尔有一点幻想并不是什么特别不道德的事情。但你如果把它看成一个严重问题,那么问题就严重了。”

美幻说:“认为不大就不大吗?”

你说:“性幻想是每个人都存在的事实,幻想的对象也是随机的,偶尔有亲人的影子也不是道德败坏的事情。你的态度决定了问题地程度。”

美幻说:“如果确实有过呢?”

你说:“多大岁数?我指事情发生地时间。你多大?”

美幻说:“我没有。我听说过有一个少妇(30岁,网友)跟她爸爸有。而且长期有。”

你说:“哦?”

美幻说:“她没有犯罪感,她说爸爸一个人把她带大,很不容易,要给他温暖,而且她也很享受。”

你说:“她感觉到烦恼、痛苦了吗?”

美幻说:“没有。”

你说:“影响她成人之后的夫妻生活了吗?”

美幻说:“没有。”

你说:“那我们何必评价??”

美幻说:“什么意思?这是私事?你不吃惊?”

你说:“只要当事人不痛苦,不感觉是问题,我们没有评价的权利。”

美幻说:“这样道德吗?”

你说:“世界上很多事情是不必用一个道德不道德来分类的,分也分不清楚,主要看当事人是否幸福、是否影响他人、是否给社会造成危害?”
 
美幻说:“你的意思是说乱伦也是一种生活方式?”

你说:“尊重别人地选择。我们不必干涉,我们只管好自己。”

美幻说:“这不乱套了?”

美幻说:“这样说来,中国人身上的道德压力太大了?”

你说:“只要在当事人、感觉很困惑、很痛苦地时候,我们心理咨询才介入,帮当事人分析自己的情感,让她作出更清晰得选择。”

你说:“‘这样说来,中国人身上的道德压力太大了?’  我们不必着急扣帽子。"

美幻说:“你们不是道德评判官,只是帮助人的人。是吗?"

你说:“我估计你的网友在跟你说这件事情的时候,她内心是有困惑的,当她感觉到她的问题影响到她的生活的时候,我们才提供帮助。“

美幻说:“我对这个社会感到困惑了。太乱了呀!“

你说:“我们不是道德评判官,只是帮助人的人。是的,因为我们没有评价别人的权利。我们不要把自己放在法官的位置,我们平等相处,客观分析。“

美幻说:“但是总有个人的评价吧?如果抛开你的职业,你如何评价乱伦行为?”

你说:“因为:‘子非鱼,而知鱼之乐乎?’我不做法官。如果是我。我不会这样做。”

美幻说:“你是一个很有职业素养的人。但是难道你没有自己的价值评价?”

你说:“性禁忌是人类文明发展的结果。”

美幻说:“乱伦禁忌?”

你说:“包括在内。”

美幻说:“乱伦也是一种文明的生活或野蛮的生活?”

你说:“原始人没有这些的。”

美幻说:“不会吧?那你的意思是说是文明的了?”

你说:“原始人仅仅是高级动物而已,你看动物有吗?”

美幻说:“应该有吧?”

你说:“我没说乱伦是文明,只是不评价。”

美幻说:“职业不允许你评价,你自己呢?”

你说:“我自己不做。”

美幻说:“你如何看这种行为?”

你说:“我感觉你的困惑在于 一:或许你为自己偶尔有的乱伦念头而惊愕,但我们的评价标准是“不因为一个人想杀一个人就把她定为杀人犯”,偶尔出现的幻想与道德无关。困惑二:或许你就是当事人,你在迷茫?“

美幻说:“你错了。”

你说:“话一出口就有犯错误的可能,我也会犯错误。”

美幻说:“我只是想要你的个人意见,我的确没有那样做,而且我也不是特别困惑,但是不理解。”

你说:“哦。理解。”

美幻说:“你为什么总是回避给我你的意见呢?”

你说:“你问我的问题,其实我换个方法回答:如同你让我评价婚外恋一样,当事人都有当事人自己的痛苦、自己的处境,我们真无法评价。但通过别人这个镜子,让我们可以更好的珍惜自己的拥有。”

美幻说:“我认为你还是没有回答。乱伦和婚外恋根本不是一个层次的问题。”

你说:“如果实在要我对这个问题的看法,我认为这个问题的主要责任在于她父亲,孩子弱小,孩子只知道报恩,但孩子不懂得方式是否合适。当然,孩子认为自己也在这个过程中感觉到了享受,那也是很正常的。有的时候理智是清楚的,可身体却不听大脑的使唤,本来性活动就是一种快乐。但在孩子年幼,还没能力选择的时候被动的接受了这种方式,这不是孩子的错。孩子无辜。”

美幻说:“你认为这种事还是不道德的,但是责任在她父亲。这个我完全同意。”

你说:“个人观点,不要用道德评价。”

美幻说:“但是她是在结婚以后才和她爸爸发生关系的。当然,在她小时侯她爸爸抚摩过她。”

美幻说:“你的个人观点是这种事没违背道德?”

你说:“我很不喜欢做法官。这是她报恩的方式。方式不恰当而已。她可以选择其它的方式 , 报恩不一定要非要用身体回报。”

美幻说:“不是让你做法官,我只是说你作为普通人(比如我们是小姐妹),你怎么看?”

你说:“她不想亏欠父亲,其实能够接受恩情也是一种能力 她要做的是把恩情传递给自己的孩子。”

美幻说:“我不懂。”

你说:“我看待的方式就是感觉她报恩的方式不对。”她这样做的动机是回报父亲的恩情,是一种感激的行为。”

美幻说:“乱伦行为乃至性乱行为(也不影响他人和社会)怎么看?”

你说:“父母给我们的恩情儿女永远无法对等回报的。但我们也要为人父母,我们的子女对我们的恩情也无法回报,这是一个接力赛,现在接力赛出了一点故障。”

美幻说:“这话我赞同。”

美幻说:“她其实也在享受,她非常兴奋,比跟老公还兴奋。”

你说:“可以理解。只是人不仅仅是动物,还有理智。就单纯追求快感来说,乱伦刺激可能让快感更强烈。”

美幻说:“你太职业化了,你大概是一个很好的咨询师。”

美幻说:“乱伦行为乃至性乱行为(也不影响他人和社会)怎么看?”

你说:“很抱歉,我的标准比较宽松。主要看当事人是否幸福、是否影响他人、是否给社会造成危害。”

美幻说:“我也不好意思,总是追问你不愿意回答的话。”

你说:“但我为当事人担心一点,可能这个会影响她现在的夫妻感情。还有一个重要因素,如果现在的丈夫发现,那后果比较严重。另外父亲年龄大,一般要先她而去,那种失落,也比较沉重。”

美幻说:“很对,我也是这样劝她的。谢你的耐心回答。”

你说:“你的信任是对我最大的回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