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国资讯热线

0‍591-83320109


【毛医生谈催眠】:催眠一小时,重启人生路

作者:毛朝灼浏览数:1049 

大约两年前,客人Q找到我,希望我帮助她解决一下她的问题。Q在农村长大,是家里的长女,在她之下还有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。Q对自己最大的评价是自卑与悲观。十几年来,她总是觉的别人都不喜欢自己,因此不敢与人说话,这几年更是发展到工作中也不敢与客户交谈,甚至走在路上看到路人交谈也会怀疑他们是在嘲笑自己,说自己的坏话,因此情绪更加焦虑。

而工作中一旦出现业绩下滑,Q就会开始怀疑自己,进而开始焦虑自责,痛苦纠结,并出现强迫倾向。比如不由自主地反复统计货物,反复检查货物等等,这极大地耗损了她的精力,降低了工作效率,造成销售业绩进一步下跌,为此受到领导质疑批评,更进一步加剧了内心的焦虑。

那段日子在Q简直是噩梦。她无法开解自己,也无法控制自己不去想,而家人对自己的不理解不重视也令她陷入极大的精神痛苦。因为状态太糟糕,Q一度陷入抑郁,常常无故悲伤哭泣。两年前开始她的状况越来越差,经常听到有人在脑子里对自己说话,听到有孩子哭泣,听到姑妈在咒骂自己,幸运的是,她意识上尚能清晰地确认这些都是幻觉。

于是Q找到医生治疗,服药之后幻觉消失,情绪稳定了,大脑却常常一片空白,人变得麻木无神,无精打采。无奈之下,Q多方打听最后找到了我这里,希望我能帮助到她。

我从时间上推算Q的焦虑和惊恐最初是出现在她大约十一二岁左右,Q说在十一岁时,她的一个亲戚忽然自杀了。而她深切地记得在那亲戚自杀的前一天自己还去过她家,还跟她说过话,那时亲戚的表现并无任何异常,甚至事发当天下午她路过亲戚家时还想过要进去看看她,后来因为赶着上学而离开了。回忆起这件事时,Q有些自责,觉得当初若她进去看望,说不定这个悲剧就能避免。

我告诉她,这件事的确是个悲剧,但这悲剧的起因不是她,过程没有她,结局更不会因她而改变。她内心可以为这个亲戚的去世而悲伤,可以继续怀念,可以祝福离开的人在另一个世界得到安宁,但完全不必自责。

Q说,她隐约也知道这个道理,但内心难以释然。亲戚的去世带给她很大的震动,让她突然感到生命是如此脆弱,一个好好的人转眼之间就能阴阳两隔。从那以后,Q变得很怕鬼,不敢从亲戚家附近经过,不敢看鬼片,甚至连别人谈论神鬼的传言都不敢听,而焦虑和惊恐的情绪也似乎是从那时候开始。

Q认为这正是造成了自己焦虑的原因,在我看来,这顶多只能算是情绪的触发点。虽然这个亲戚的去世是一个需要处理的心结,但她的状况应该源自更深的地方。

因为时间的关系,我只能更多地聚焦于这一点,先解决了她的燃眉之急再说。于是我暂时绕过这一环节,而询问她和家里人相处情况如何。她说还可以,就是妈妈比较迷信,喜欢烧香拜佛,性格也比较急躁。爸爸就温和多了。她和弟弟妹妹相处也还好,跟妹妹感情更好些。弟弟也是急躁,像妈妈。

说到这里,她比刚来时更加局促,双手在膝上握成拳头,眉头紧皱,紧张地抿着嘴,脸色也更加晦暗,有些情绪上来了,过了一两秒,忍不住开始继续说起她的妈妈:她说她和妈妈其实感情挺好的,但就是合不来,总是冲突。她知道妈妈很爱她,但她很难接受妈妈这样爱的方式。记忆里妈妈总是在骂她,无论是在家里还是外人面前,无论是当面还是背地,都要骂她,都在不停地抱怨她这也做不好那也做不好,对她各种厌烦。而她对弟弟妹妹却不会这样……这令她很难过,每次想到这些都感觉脑子里像压了块石头。

她说到这里忍不住哭起来,坦言自己觉得妈妈这样对她太不公平,内心对她很愤怒。而因为和妈妈的关系不好,导致她现在人际关系也很差,不敢为自己争取,被人欺负了也忍气吞声,也没有朋友。她讨厌这样的自己,觉得自己这样很没用,很孤单……

我等她的情绪略略平复下来,就试着开始引导她闭上眼,注意呼吸的频率,同时使肩膀放松,放松,尝试看看能否看到那个孤单的自己?是的,我在尝试给她做催眠,而出乎我意料的是,她很快就进入了状态,告诉我她看到有一个人在逛街,但当她想走上去看看那人的样子时,那人却躲开了,并且迅速爬到树上去,试图抓小鸟,但是没抓到,小鸟飞走了。

她在树下,希望那个人能下来,但那个人恐高,躲在树上不敢下来,我鼓励Q想办法帮助她,并要始终注意保持友好的态度温柔地鼓励她。Q这样做了,但那人依然不敢下来,我让Q继续保持友好,并向她道歉:“对不起,我会对你更好的。你可以下来,有我来帮你。”

Q有些着急,说天黑了,她还是不敢下来。我鼓励她继续努力,想想办法,尝试用自己的方式帮助她。Q想到背她下来,于是让那个人趴在她背上一起慢慢地下来了。这过程里,Q感受到她的身体冰凉冰凉的,知道她的心受伤了。于是,Q轻轻地抚摸她的背安抚她。下来后,她前面出现了一条清澈的小河,那个人自己跑到河边去玩,但不会游泳不敢下水,就在那里洗脚。我让Q在旁边耐心等待,不用担心。她玩了一会儿就自己上岸了。

这时Q看到的场景忽然跳跃了,她看到一个宫殿和一个美丽的小女孩,金色的头发,穿着纱裙,被很多佣人簇拥着,还有一个英俊的男人,驾着马车,后面就是美丽的宫殿。城堡的前面有一座拱桥,有角的那种,桥上站着两个人,一个是古代人,打扮像李白,一个是外国男孩。桥很破烂,并且很快就断了,外国男孩提前下来了,而像李白的古人则掉到了水里,但也很快有船载起他离开,似乎并没有事了。

这时她看到另一个古装男人冷冷地站在水里,他的衣服很美,头上戴着黄金珠玉装饰的金冠,Q很想把那些装饰都拿走,又怕遭到报应。在那里徘徊不止,心里很矛盾,想要又不敢要,不由开始讨厌这样的自己。紧接着她又看到了孙悟空,还有一些西游记里的人物……

不得不说,她的联想很丰富,但缺少界限感,考虑到这样再追溯下去极有可能进入“前世”记忆,内容会很神奇但对她的现实困扰却未必有帮助,我不得不进行干预,引导她在这些场景中找她的妈妈。

但是Q说看不到妈妈,她仍然闭着眼,情绪又开始起伏:“妈妈,我不愿意看到你,但我又想看到你;我恨你,但我又不想恨你。”

说完这句话,她忽然看到有个人从土里出来向她招手。可是她逃走了——她意识到那是她的妈妈,情绪又有些波动起来:“妈妈,我不想看到你,可我又想看到你。我想爱你,可是我恨你……”她哭起来,“妈妈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?”

这时她忽然看到一潭水,很脏,水边有一双大脚,是妈妈的。她想起妈妈每天都在做事,很疲惫,她看着也很心疼,但她自己也很累。看到这里她又哭了起来:“妈妈我错了,我讨厌自己,但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!”

我鼓励对妈妈说出自己的心里话,引导她从内心尊重妈妈,并教她对妈妈说:“妈妈,我尊重你的人生,也尊重你的命运。”她按照我教她的说了,自己又加上一句:“妈妈,你不要这样对我。”

这句话说完,她看到远处走来一对白衣老人,拄着拐杖慢慢地走过来,妈妈迎上去拉着两位老人坐下,这时老人身边出现了好几个孩子,孩子们围着老人嬉戏玩耍,很快又睡着了。老人们给孩子们盖上了东西,起身离开,而孩子们也走了。老人是她的外公外婆。

我再次引导她对妈妈的命运表达尊重,对妈妈的付出表示感谢,同时承认自己没有资格评判妈妈,也不必承担妈妈的命运。她是这样说的:“妈妈,我尊重你的命运,我会让自己过得更好。妈妈,你给了我生命就是给了我一切,我会为自己负责,我会过好我自己,我以这样的方式荣耀你。我没资格承担你的命运,我只承担我自己的命运,和我的下一代。”

说完这些话,她就看到了自己的孩子,很淘气,到处乱跑不听话,她跟在后面追,却追不到,一回头发现父母都站在原地走不动了,然后她又看到了妹妹,妹妹很疼爱她的孩子。我请她感受一下家人的位置,她感觉到父母在自己的身后,而妹妹和丈夫则分别在自己两旁,孩子站在自己面前。

这时她忍不住惊叹了一声:“我看到父母后面还有好多人。啊,我看到了我的祖先。”

我说:“是的,那些都是你的祖先,你的过去。现在你回过头来,面向未来,看看未来有什么?”

她说她看到了一片大海,海边有很多桥,还有青山绿水,远处有人开着轮船过来了,很多人从桥上经过,有人掉了下来,有人赶到了目的地。我引导她回到自身,去感觉自己脚下的大地,是否能感觉到大地给她的支持?她说是的,她感觉到大地的力量正通过她的双脚源源不断地进入她的身体,随时都给与她最坚定的支持。她现在整个人都放松了,感觉心里很踏实,很坚定,很勇敢。她也确信只要人还活着,就完全不用害怕失去力量,无论什么梦想,大地都会坚定地支持她走下去,没有什么可以阻挡。

我感觉时机到了,引导她从催眠中醒来,当她睁开眼睛时,我看到她眼中泛着明亮的光彩,精神奕奕,脸色也清爽了许多,没有了刚来时的局促与紧张,整个人都释放了,舒展开,且发自内心地笑着,显得无比轻松,坚定而勇敢。看来很明显的,这关键的一小时催眠的确从深层解决了Q的内心问题。

起初我还觉得这次的催眠有点小遗憾,过程中还是做了太多的牵引。如果时间能再长一点,我就会做得更细腻一些,给她更多自由探索的空间,让她认识到自己那精彩丰富的内心世界,并且让她在对亲戚去世的心结上多做一些工作。但从后期反馈的效果来看,这些担心又似乎多余,这次催眠激活了她潜意识中强大的自我修复功能,并自动运转良好,这让我对她潜意识的资源和力量充满了深深的敬畏。

Q回去以后两周,我电话回访了一次,接电话时她的声音热情有力,说从那次回去后她焦虑和强迫症状明显缓解,不再像曾经那样严重地干扰她的生活与工作。

后来出于对我的信任,她又来了两次,但咨询的主题已经转移到其他方面,而不再纠结于过去的心结,且每一次都比上一次有更大的进步。
 

两年过去了,最近我又做了一次回访,得知她现在状况很好,乐观开朗,工作顺利,跟同事和同行相处舒心,对未来充满信心。由此可见,催眠虽然不是万能的,但若找准了目标,用好了方法,就能起到非常好的疗愈效果。


(本案例真实可信。但为保护个人隐私,主人公的姓名及事件都进行了必要的隐藏与修改,请勿对号入座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