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国资讯热线

0‍591-83320109


网络时代,性爱高潮也可虚拟

浏览数:140 

科技让人类无限的幻想—一实现,也让人渐渐习惯生存在虚拟的世界里,就连性爱也可以虚拟。许多人之所以追求“一夜情”,是因为不希望在性爱后留下什么后遗症,而网络就成了这种嗜好之人的最好途径,也暴露出现代人过于追求刺激的欲望及“性”开放的观念。

  网络一夜情可分为2种:一种是双方互相认同,也就是做了之后,即使以后在网络上遇到也装做不认识;另一种又称为“少女杀手”,做了就跑,并且从此更换网址消失得无影无踪,多数的女孩子也只能自认倒霉,若不以此为戒,下次被骗的几率可能有增无减;还有一些道德感比较重,但内心又渴望有“性”刺激的人,喜欢透过电脑荧幕与文字来作爱,甚至有位研究人类学的外籍女士把虚拟性爱的经验写成一本书。真是让人匪夷所思了。

  最近,美国加州圣约瑟婚姻与性中心和斯坦福大学组织了世界首次主题为“网络色情文学的泛滥”的联合调查。令人难以置信的是,在美国 6 000万网民中至少有20%的人在上网时访问过色情网站。其中1%,即60万的人已经达到了沉溺的地步,迷恋者频繁访问那些赤裸裸的色情网站,光顾X级聊天室以及其他有色情倾向的地方。调查还发现,有79%的人称他们只是在家中才浏览色情网站,但有越来越多的人即使在办公室里也变得越来越肆无忌惮;有20%的男性和12%的女性使用过办公室的电脑访问色情网站;有6%的员工承认办公室的电脑是其访问色情网站的主要途径。男女同性恋者及其他“性权利被剥夺的”人,最有可能染上互联网性爱瘾。更为不幸的是,随着互联网的越来越普及,这个数字还在不断地增加,这已成为一个非常严重的社会问题。

  戴纳·普特纳姆博士是一名研究网上色情问题的医学心理学家,他建立了一个专门的网站,为受害者提供帮助。他说:我的网站每天要接待 800- 1000名访问者,他们都是来寻求我的帮助的。一个自称是不久前才访问过色情网站的人说:“我今年刚20岁,还没有体会过性生活,那些内容让我入迷。”另一个访问过色情网站的人说:“色情网站让人无法摆脱,更让人感到恐惧。也许最初感觉不到什么,但我可以肯定它将把你们彻底吞没!”普特纳姆博士说:“这是一件难以启齿的事情,即使是对最亲近的朋友,他们也无法开口。”对大多数人而言,网上性爱不会构成问题,但对有些人却是个大问题,互联网提供强烈的性刺激可能使他们消受不了。频繁访问色情网站,可使他们变成色情癖,可能造就一批性冲动不能控制的人。对于那些偶尔访问色情网站的成年人要注意2个字:适度。对于那些沉溺于网上色情文学,自己已经意识到它的危害性,却又无法控制的人,他们将变得非常压抑、自卑、脆弱,甚至与其他人打交道都会变得困难,他们应该立即找心理医生进行治疗。

  色情网站对学生来说,就像把贪吃的孩子独自放在糖果店,他们困惑而迷茫。研究人员发现,除男女同性恋者以外,学生染上互联网色情癖的可能性也较大,因为他们拥有更多的时间,比其他年龄段的人们更加好奇,而且不具备防范色情网站的技术。随着网络的普及,儿童也逐渐成为网上色情的受害者。为了保护全球儿童,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成立了打击网络色情小组,其首要目标是提供与儿童色情、恋童癖相关的资汛,供全球儿童保护组织参考。教科文组织委托美国3名专家,针对1万多名12-18岁少女上网行为所做的调查发现,少女上网时的确没有充分的警觉。它建议各国政府修改法律,加强未成年人上网的安全防护。调查还证实,少女把网络当成宣泄性欲的渠道,有60%受访者承认,在网络上从事过某种虚拟的性活动。此外,还有女孩与网络情人见面,在每周上网10-12小时的受访者中,有15%的人会和网上情人私下见面;而每周上网12小时以上的受访者中,有24%的人会这么做。3名专家表示:此举显示,未成年女孩对于网络交友潜在危险性并无太高的警觉,容易沦为网络犯罪的受害者。

  国内对中小学生上网的争议,由来以久,可谓见仁见智。互联网是目前中国人唯一能与国际同步获取信息的渠道,如果因网上有色情网站而因噎废食则太可惜了。一位儿童安全上网问题专家最近慎重地向父母们建议:把电脑安置在客厅里,而不是放在孩子的房间或书房内,以避免孩子坠入网络陷阱。客厅是一家人能轻松相聚的地方,因此,将电脑安置在客厅能帮助家长更多地关心孩子上网的情况